想要欺负幼果ww

金明洙!田柾国!明攻果受妥妥的~
小马哥的所有cp我都嗑_(√ ζ ε:)_

【跨团cp】笔记(酥果)

啊啊啊我有罪我忏悔!!!总之拖延症后期了TT


前文走这儿06



07.

八月二十一小雨转晴

臭道士!!!!太讨厌了!!!居然夹着我睡觉!我肯定是眼瘸了不然昨天怎么会觉得他靠谱来着!!!!

 

 

田柾国长大以后就没有在跟别人这样亲密的睡过,他别扭的拽开金明洙搭在他身上的胳膊,一个人默默的靠着床沿缩好,今天看见的事情颠覆了他二十多年来的三观,即使之前发生了不科学的事情,但是毕竟没有亲眼看见过gui,他还可以拍拍胸口安慰一下自己能坚持正确的科学观,然而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明白,这个世界上,鬼是真实存在的,只不过自己一直都看不见罢了。

 

想到这里,他缩着肩膀轻轻打了个颤,听着身边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,他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,在黑暗中静静看着金明洙的侧脸轮廓。

其实这个人,真的是意外的靠谱啊,他原先一直当他是江湖骗子一流的,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来找他,没想到这个人真的救了他一命。

 

田柾国悄悄挪过去,手指小心的揪住金明洙的衣服,依靠在他身边闭上了眼睛,确实是一下子就安心下来了,这样一放松,连日来没睡好的疲惫感席卷而来,田柾国只觉得他的眼皮越来越沉,越来越沉,意识就深深的坠入了梦乡。

 

这回倒真不是鬼压床了,田柾国觉得身上好像被千斤坠压着似的,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几天前的噩梦中,他挣扎着扑腾两下,才感觉到属于另一个人体的温度,紧紧的贴着他,触碰到地方都快出汗了,夏天虽然开了空调,但是盖着被子也会热,田柾国哼哼两声推了推金明洙的胳膊,但是这人不放开他也就算了,本来只是手臂紧紧抱着他,现在一条腿也压了上来,田柾国翻了个白眼,看了眼时钟,只有三点半,他感受着身上的重量,只能憋屈的继续睡了。

 

不好的睡姿和睡眠也就导致了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非常疲惫,身体还有些酸疼,这个时候已经日上三竿,身边的人看起来一点起床的意思也没有,腿还紧紧夹着他,田柾国动了一下酸疼的腰就感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戳在那里,还一跳一跳的。

是个男人就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了,真是够了,田柾国磨了磨牙挣扎着摆脱粘人精臭道士,抬腿就是毫不留情的一脚。

 

金明洙在对方离开他怀里的时候就醒了,还迷糊着就是肚子上的一脚,紧接着天旋地转,等他睁开眼整个人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了。

 

好嘛,连男人正常的晨x都给憋回去了。

 

但是一大早就耍流氓的是自己,金明洙也只好冲田柾国讪笑,默默的起床去准备早···午饭了。

下午还要送小祖宗去学校,现在还是快点收拾一下吧,金明洙扒拉扒拉头发从柜子里拿出皱巴巴的衬衫换上,昨天把田柾国的衣服洗了,夏天的衣服干得快,在外面晾一晚上就干了,还散发着好闻的香味。

 

金明洙把这些衣服放在床边,看着刚才暴力踹醒自己现在又沉睡过去的人叹了口气“你说这小暴脾气谁给惯的啊···”

别说还长得挺好看的····

 

08.

八月二十二  晴

今天平稳的度过了一天,之前的经历就好像噩梦一样,正常的上课,正常的作息,曾经以为没命经历的东西现在又平坦的出现在这里,可能我还要这样庆幸很多天。

不过···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了,臭道士干嘛还骚扰我!!!!!

 

 

经过两天的相安无事,田柾国已经彻底放松下来了,虽然之前的事情再去回想还是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但是毕竟还是一个小年轻,打几盘游戏心理状态就完全恢复过来了。而且肩膀脖子也不疼了,田柾国晃晃脑袋,刚给手机充上电就有一个信息收到。

当初自己是不是昏了头了,把微信号告诉臭道士,结果好了,每天一日三餐一样按时的来骚扰自己。

 

[小朋友,在干嘛呀?]

窝在干嘛关你屁事啊!

 

[哎你别说你这孩子抱起来还挺软的,有没有女朋友啊??]

真是够了!!!不要说的这么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啊!!难道你还想抱着男人睡吗?

[啥时候给哥再抱一宿,暖暖床呀?]

靠!!!你还真想再····!!

 

气死了!如果不是救命恩人的缘故,我是绝对不会再理这个满口胡花花的人的!

田柾国用力的按着手机打字,虽然心里想想不大乐意但是消息回复的倒是很快。

 

到了明天硕珍哥也回来了,田柾国抱住枕头用力的深吸一口气,到时候就更加不担心了。田柾国安心的关了手机沉沉睡去。

这一觉也睡得十分舒坦,等他醒来的时候,天色看起来还是昏昏沉沉的,太阳垂垂的挂着,好像再过一会就要掉下去了一样。

田柾国蹭了蹭枕头又闭上了眼睛,没过一会,他突然睁开了眼睛,尽管视线还比较模糊,他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

他晚上十点多睡着,难道睡了一天吗?

怎么这么快就到黄昏了???!

 

不!不对!

田柾国猛的坐了起来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,他记得自己明明是在自己宿舍睡得,怎么一觉醒来···这是哪里?被绑架了吗?可是自己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??

这是一个布置的很温馨的房间,自己正坐在淡色床单铺着的双人床上,米色的窗帘微微飘动,透过它能隐隐绰绰的看见太阳。

正在他焦虑的思考的时候,房门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。

是一男一女在吵架。

 

田柾国一激灵跳下了床,他本来想躲进床底下的,但是在那之前门就已经被推开了。

他紧张的站在那里,但是当他看清楚进来的人的样貌之后,一股刺骨的寒意从头冒到了脚心,这张脸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忘记了,这是根本就不可能还活着的人,对方的双眼直直的看着他的方向,田柾国就好像被钉在了那里动弹不得,他感觉自己就好像雪地里冻住的猫,正处于绝望的境地之中。

正当他自暴自弃的想着,可能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了吧,那两人就好像没有看见他这个大活人站在床边一样,自顾自的继续着刚才的争吵。 

 

“这是怎么回事??”

田柾国小心翼翼的走到两人旁边,周静静的手臂朝他挥了过来,他来不及躲闪,那手臂直直的穿过了他的身体。

“!!!穿过去了!”

田柾国伸手想要摸摸那两人却什么都没有触到。

大概自己在做梦,他这样想着,虽然这个梦也那么真实,肯定是这几天自己总想着他们的事,所以做梦的时候,那段记忆投映在梦境中了。

 

这是周静静已经怀孕了之后发生的事。

田柾国目光复杂的看着她已经有些隆起的腹部。

 

两个人起初只是在吵架,但是当周静静甩出去那一巴掌之后,动作上的冲突多了起来,男人的力道本来就大,生气的当口不好好控制的话经常会失手造成伤害,他一皱眉田柾国就预感到不好,果然周静静被他推倒在地了。

田柾国站起来,看着周静静痛苦的蜷缩起来,手下意识的托着肚子,可是片刻之后还是有艳红渐渐染上了她的毛衣下摆。

田柾国下意识的想要去扶她,但是手只是从那里穿过,男人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后很着急的扶住周静静的肩膀。

“快送她去医院!”田柾国本想跟着站起来,谁知男人抱住周静静之后就定在了那里一动不动“你在干什么?没看到她在流血吗?!”

 

男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居然渐渐的松开了手,让周静静自己躺在了地上。等到他抬起头的时候,田柾国才看清楚他的表情,他居然在笑!

 

田柾国摇摇头,那股阴寒又爬上了他的肩头,他的后脑勺隐隐发麻,脚步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他很清楚这个人在做什么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就是因为他明白,所以现在才会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

周静静痛苦的看着这个人,眼神里都是带着绝望的恳求,但是田柾国看得出来,她已经明白这个人不会帮助自己了,却还是带着一丝希冀的抓着那人的裤腿。

 

男人很快的挣开周静静的手,冷漠的转身离开,田柾国感觉自己的眼眶在发热,他气愤的跟着出了房间,男人的身影模糊了一瞬,就像碎裂的镜子一样,一点点消失了,田柾国停住了脚步,太不对劲了,这里根本就不像梦境,反而···

他立马回身想要回到刚才那个房间,谁知道他一转身整个视线都黑了下来,刚才还在黄昏的室内,现在就已经在黑暗的走廊了。

 

“学校····”

田柾国蹲下身揪住自己的头发,身体止不住的颤栗。

“不是已经结束了吗?!”

 

“我为什么会在这里!刚才看到的到底是什么呀···”

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这么想念臭道士的骚扰。

 


*其实这篇很快就要完结了的说

 

 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9 )

© 想要欺负幼果ww | Powered by LOFTER